脑袋进水了

The stage is set.
The curtain rises.
We are ready to begin.

【盾冬】眠如旧梦 Chapter 1

日常文笔废???

会有贾妮,寡鹰和锤基 写到哪算哪

Bucky从队长的床上醒来——或者说他们的床,从Bucky和Steve被神盾局挖出来的那天起他们就睡在一起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他敢拿自己作为咆哮突击队第一狙击手的直觉担保,肯定有哪不对。

哦得了吧巴恩斯,你刚在七十年后醒来一个月,肯定哪都不太对的。

给了自己一个合适的理由,巴基从床上爬起来进行洗漱,看到自己的左胳膊的时候愣了一下。

虽然已经过了一个月,但他还是不太习惯自己已经失去了左臂的事实。胳膊上带着这么大个铁块真的挺不舒服的。

在漱口的时候,巴基想起来了,他之所以可以和Steve一起被挖出来却只付出了一只胳膊...

2019-01-10

其实超级英雄也只是一些愿意站出来做一些正确的事的人啊

但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似乎只要你抗下这件事,那这件事就和别人无关了,他们会说,自己做不到,然后心安理得的让英雄去战斗,看着他们死去。

他们不是无动于衷,人类会为了英雄的死亡祭奠,会为了英雄的受伤担忧,会为了英雄的胜利庆祝。

但是等这事到的时候,还是只有英雄一个人在扛

当然,也许人类确实打不过那些奇奇怪怪的生物,但我们可以撤离危险区域,帮助那些无力逃跑的人一起离开,不要让战斗波及到自己,不要让英雄在最危险的时刻还要担心平民的安全。

但是还是难受吧

史蒂夫罗杰斯,也只是一个布鲁克林来的,想做一些正确的事情的小个子啊。

克拉克肯特,也...

2018-11-12

【蝙超】但愿你别来无恙(正文)

如果发现这篇文很混乱的话可以去这里看一下有解释

http://daedales.lofter.com/post/227c2b_12c4833cd

路易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Boy,你会后悔的”


克拉克坚定的摇头,他不会后悔的,布鲁斯不是表面看起来的花花公子,他知道那张面孔底下是多么正直的一个人,所以在布鲁斯邀请他吃晚餐的时候没有拒绝,布鲁斯向他求婚的时候他也没有后悔。


路易斯低下头,通过喝酒来躲避小镇男孩的注视,有时候你真的很难拒绝那双眼睛,过于真诚的目光。她咽下一口酒,祝贺了她的朋友。


但我会盯着你的,布鲁斯韦恩,我会盯着你的。


但他们还是订婚了。...

2018-11-07

【蝙超】但愿你别来无恙

占tag抱歉

想写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吧。

双向暗恋,双重身份,就不掉马

而且时间线混乱!!!先部分BvS/世界最佳搭档克拉克和布鲁斯谈恋爱,同时蝙蝠侠监视超人行动之类的。然后BVS见面,但是没打起来,然后才是黑零事件,BVS,超人之死 x1

正义联盟,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掉马了,打完荒原狼也没和好。双方克制自己保持专业的关系。

可是Doomsday来了,联盟打不过,超人之死x2。

不逆!!!!!


仰视你瞳孔

超人是神,还是恶魔呢。蝙蝠侠怀疑着。

陪你把错爱都安放

另一边,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的恋情却进一步升温,但他们都没有公开,大概是觉得这感情见不得光

俯瞰我心脏...

2018-11-07

【本亨】ABO

AO3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307774


Alpha本x伪alpha实omega亨
不逆!不逆!大写的不逆!OOC肯定有
顺便这里设定,大本没有结过婚,
然后墙也不太清楚片场拍摄什么的,所以大家尽量忽略一些不太合理的事情吧
呃然后就是墙对ABO的理解也可能有一点私设。

日常文笔废


亨利卡维尔是一个Alpha,毫无疑问,众所周知。只要看看他那健壮的肌肉和坚毅的面孔就行。

所有人都这么相信着,包括他的同事和朋友们,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呢?亨利卡维尔待人和善,胸怀宽广(同时也是字面意义上的),也是一名敬业而优秀的演员。他不是那些毫无存在感的...

2018-10-16

【蝙超本亨】中秋小段子

蝙超本亨小段子

呃,日常文笔废???
有点迟到了,祝大家中秋快乐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 Kent.”
佩里经过他的桌子的时候扔了一个不明物体过来,砸在办公桌上发出咚的一声。

克拉克肯特 aka 超人 aka 一个不怎么按时的记者,从办公桌上大堆的文件里把自己拔了出来。迷茫的看向自己的主编,他正在尝试给韦恩集团的总裁布鲁斯韦恩写上不那么有偏向性的一篇文,毕竟他们已经结婚了这么久。

不过,好吧,是秘密结婚。也许韦恩总裁能找到一堆方法避开围观和关注。克拉克总是不那么擅长这个,而且小镇男孩也不想成为新闻。

佩里绝对是故意的。把这篇文章分配给他,也许是对他上周无缘...

2018-09-28

【蝙超】一发完(有意向扩展)

谢谢所有关注了蝙超本亨墙的人们

附上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671592

2018-08-13

【盾冬】一封信

我不拥有他们
暂时命名一封信因为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
跨越七十年来爱你?一封来自过去的信?
坦白讲,这篇文的灵感来自其他文,但是因为我只是看了梗概和名字?还没正式开始读,所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情节重合。(顺便吹爆这篇文,链接放在文末)
————————————————————————————
今天是二十一世纪,史蒂夫收到了一封信。
---
史蒂夫早上醒来后冲了个澡,然后晨练,长跑结束后回到家中。热了牛奶,煎蛋和培根。
和任何早上没有不同,在开始早餐之前,史蒂夫抽空去拿了信件和报纸。
今天还收到了包裹?
史蒂夫仔细读了标签,发现包裹来自神盾局的某位特工。
将耳朵贴在包裹上仔细听了一阵,确定包裹安全。史蒂夫先将包裹和其他...

2018-05-30

因为一个奇怪的公众号文章产生的脑洞

因为写这个的时候经常玩空军
然后那个公众号贼奇怪

空军蹲在地上,等着心跳过去,现在自己已经受伤,绝对跑不过小丑的,为了救同伴,枪也已经用掉了,也没有在箱子里找到治疗针。同伴们都躲在某个角落吧...没办法,空军就是要保护同伴不是吗?小丑已经太近了,我蹲下来尽可能的想要绕过这里...太晚了,小丑就在身后!
他狂笑着对我说:女孩你为何踮起脚尖

2018-05-03

和室友的脑洞

10.
不知道是治疗仪还是Okaraf的效应,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断断续续的有意识,大部分时候我都是躺在治疗仪里,彻托里——罗尕尔的一个朋友——会每天来看看我,在我的治疗仪外面鼓捣一些电路之类的玩意。Thunder也会偶尔过来拜访,但大部分时候都待不久——她还有自己的研究要做。
赛格佛在我醒来几天之后来进行了拜访,当然,带着蒸汽机。显然即使没有我的帮助他也成功的制造出了蒸汽机模型。
但在讨论蒸汽机能源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难题。因为在这个星球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用煤炭做为能源,也没有人进行过开采。只有彻托里提到好似曾在一本游记上听过有到达另一个大陆的人提起过类似的东西。

2017.12.30/2035.12....

2017-12-30

和室友的脑洞

9.
今天见到了厄斯,部落的医生,或者说,研制治疗器械的人。

厄斯长的十分高大,手臂长度为一米二左右,浑身没有毛发,腿则没有那么长,但十分稳定。但最难以形容的是他的脸,厄斯的长相……好吧,难以形容——你看到过那种十分光滑,没有任何特征的面具吗?

厄斯就是这样,颜色则是黑绿色,十分适合在丛林中隐藏。
严格说来,厄斯并不是这些器械的发明者,他的父亲才是,但老厄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去世了。

罗尕尔和我大致讲了治疗仪的原理,是加速人体愈合速度并放出治疗的气体?出于对于人类短暂的寿命的考虑,他们放慢了加速,所以才花了我几个月来愈合。

Okaraf相当于一种强效的神经麻痹药物,若是摄入份量较少,是一种极...

2017-12-30

【SD】【SPN】最幸福的时刻

最幸福的时刻

配对:Sam/Dean

新手写文,OOC和私设还有任何可能的警告

简介:温家兄弟收到了一个诅咒。但也许是礼物。


Sam 和Dean在看书。

这场景我们早已看了千千万万回,又是什么鬼还是怪物在小镇出现,温家兄弟又一次在图书馆还是汽车旅馆里一遍遍的读着本地历史或者什么大部头。

但这回没有,Sam和 Dean像任何一个普通人那样,读着书。

我知道这场景有些不可思议,温家兄弟,普通人?从来都不是会让人联系到一起的词汇。温家兄弟没有案子的时候本就罕见的很,两人(或至少其中一个)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看起来像他们的案件。

但这大概是个特殊的时候,两人窝在各自的地盘,看书。...

2017-11-29

和室友的脑洞

8.
今天早些醒来的时候,我身边没有一个人,我则躺在一个奇怪的罩子里。谢天谢地我很快就找到了开关,爬出罩子的时候我差点没摔倒,接着就被胃里一阵火辣的疼痛搞得彻底摔在了地上。疼痛稍微减缓后,我爬出了罗尕尔的帐篷。外面的孩子看到我猛地蹦到天上去了(字面意义上的,这个孩子的后腿像青蛙一样,可以让他轻易的蹦到很高的地方,爆发力很强。),接着他喊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我模糊的捕捉到罗尕尔和忒拉的名字,他的语速实在是太快了——然后就跑开了。

接着罗尕尔跟在他身后跑了过来,二话没说就把我又推进了帐篷并把我抱上了椅子(虽然很想拒绝但天啊我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他递给我一杯yalf,看着我喝下去后才告诉我,我...

2017-11-24

听歌容易被感动

有一个白色的房间,
但是好暗啊什么都看不见
没有门也没有窗户
我大概一直都在尖叫哭泣
可是没有人过来
哦等等有人过来了
我听到走廊一端传来的脚步声
这面墙被踹了踹
“喂,小声一点!吵死了!”
于是我咬着自己的肉尖叫
但是还是没有人过来

有时候会有人过来,
和我一起待在房间
可是他们很快就走了
有时候是被我杀死的
有时候是被我赶跑了
有时候是受不了安静
有时候是就这么走了

有几个人
曾和我在一起呆了很久
可是他们也走了

我还是在尖叫
我离开了那个房间
但是我还是在尖叫
谁冲我开一枪也好
我想着
可是他们准头都太差了
我死不了
有人想要帮我包扎
可是他们也走开了
等着被包扎的人太多了啊

冲我开一枪吧
我还在尖叫着

2017-10-11

和室友的脑洞

7.
Saigeful今天过来拜访我了,他带来了蒸汽机模型。从我有限的经验来看,这个蒸汽机看起来是正确的。

但当Saigeful问我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时候,我犹豫了,告诉他我还需要再想一想。

首先,地球对于这颗星球的态度是友好的,我们没有任何侵略的野心,也不愿我们的到来对另一颗星球造成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选择探索这里的原因。我们接收到了来自这里的信号,像曾经的我们那样,他们向外发射了想要寻求宇宙中的其他生命的信号。但这颗星球上的人们是什么态度呢?他们是否也像我们一样渴望和平友好的交流?他们是否也像我们一样,带着纯粹好奇与探索的精神发出了信号?还是他们也像地球上的某一部分人一样,只是披着和...

2017-10-04

和室友的脑洞

6.种植者聚居地
罗尕尔带着我去拜访了住在离聚居地不远的种植者聚居地。

和地球上整齐的麦田不同,种植者们的土地大多杂乱无章,而且种植者们不会去干预任何植物的生长。他们愿意什么时候发芽结果后什么时候发芽结果,根本就没有杂草的概念,任何植物都是被欢迎的。

种植者的聚居地简直像游戏里的精灵——不是托尔金大师书里那种住在地下的——种植者大多住在木屋里,整个房子完完全全的被植物包裹着,或者说整个种植者聚居地都被植物所覆盖。

这些植物里我能认出来的只有我们常吃的几种,还有更多的食物我从未见过——罗尕尔说那些植物还没到成熟期最好再等一阵吃起来最好——有一些似乎只能做观赏使用,少部分的植物甚至含有毒素。更...

2017-08-05

和室友的脑洞

5.历法

我有没有说过这个地方的历法?这个地方每年——罗尕尔根据我们的年理解出来的概念——大概被分为四十个月,跟地球人对耕种的需求不同,四十这个数字是纯粹为了纪念联盟开始的时候的四十个聚居地,不同的联盟甚至有不同的算法。一个月则有五十天左右。

这个星球离太阳的距离大概类似于地球,甚至可能更近一点,根据罗尕尔的描述,这里几乎是四季常春——几乎在星球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如此。但会有两个月左右这个大陆会变得非常寒冷。

我猜测是因为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有瞬移能力(老天爷啊我差点忘了这个),赛依娜Seiyena(这个星球的名字,我刚刚问了罗尕尔)星对交通工具的发展完全处于原始水平。他们宁可研究空间压缩来进...

2017-07-25

和室友的脑洞

记梗
今天学校的楼变得很奇怪,有一栋楼被外部强光照射着。
室友因为觉得这个楼太奇怪了,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脑洞。
有一个人走近了那栋楼——
接下来的事情改变了他的一生
——————————————————————————
从这里开始我和室友有一点分歧,我脑补的是九号秘事版的,室友的想法更偏向于在里面发生了一些事情。
比如有个人在里面杀人,或者有外星人之类的。
嗯,就是这样。

2017-07-23

和室友的脑洞

4.其他人

罗尕尔今天带我去拜访了这个聚居地的其他人,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聚居地比我想象的要大的多。也更加明确的意识到我已经来到了一个完全未知的星球。罗尕尔和人类看起来大体相似,但是罗尕尔身高接近两米,而据我所知,他还没有到成熟期,也就意味着他会继续长高。

我们的邻居是一个雌性?至少她看起来更偏向于女性,但是她的舌头看起来像蜥蜴一样。(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学西班牙语最快?)她的名字是Okaran,用我们的语言则是Thunder,罗尕尔说这是因为她出生的那天打闪电。她的年龄换算成人类只有十七岁左右。
罗尕尔今天带我去见了这个聚居地的管理者,她的名字是'Teila'忒拉,她是一位明智的管理者,她的年...

2017-07-22

和室友的脑洞

今天在飞船的残骸里找到了之前留下来的专辑,是前辈送的。他告诉我在宇宙里不要害怕,小心谨慎,大胆探索。这是我们的使命。

我很惊讶这些专辑顽强的挺过了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着陆。罗尕尔送了我一种会发出光的矿石,这大大帮助了我整理飞船的工作。

专辑是林肯公园的,罗尕尔的朋友彻托里用他们自己的什么东西改造了我的小音箱,整个聚居地一整天都在放林肯公园的歌。到了晚上的时候,所有人都能跟着哼几句了。

彻托里开心的都要手舞足蹈了,他仍然尝试在我的飞船上找到另一张专辑,我告诉他剩下的都存在我的电脑里,可惜没有电没法打开。 

我们的邻居Thunder——因为她出生那天打闪电,她的名字应该是“Okaran...

2017-07-21

和室友的脑洞

3.我的朋友以及这个地方
我还没怎么谈过我的朋友。整体上来说,我觉得他是个友好的人。在我对来到这个世界感到担惊受怕之时,他愿意帮助我,安慰我。我实在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但另一方面,我也感到一丝不安。我视我的朋友为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的领路人,但我的朋友也许并非如此想。我对这种想法感到无比的羞愧,我的朋友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我,当时我想:“啊,这位好先生,慷慨友善帮助我。我定要感谢感激他才是。”
我的朋友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在他们的语言里意思是一颗星星的名字。剩下的部分我的朋友还无法用我的语言表达。他很聪明,我对他们语言的学习速度明显比不上他们学习我的语言的速度。
如果一定要给我的朋友一个称呼,...

2017-07-16

和室友的脑洞——瞬移世界

2.这个地方
这个世界看起来挺奇怪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瞬移的。在他们看来,瞬移就和我们走路一样自然——或者坐起来或者爬行,走路也是一样需要学习的技能。
我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群人,这个聚居地更偏向于研究之类的,他们会研究任何在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事情,向他们的友好部落(我是使用了部落这个词吗??)发布一些消息。据他们所说,不同的聚居地有不同的功能。有的专门负责制造,制造的可能还会分成一些更小的聚居地。根据我的指南针来看,制造者们大多定居在北方。
我的朋友/领路人向我介绍了他们的社会构成,这个世界没有国家,他们大多是联盟的概念,联盟则是由不同的部落构成的,这些部落则是肩负不同职责的人们的聚居地。
大部...

2017-07-11

和室友的脑洞——瞬移世界

1.胶囊
每个人都有一个胶囊。这是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的。
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这个胶囊从你存在的那一瞬间就会被政府免费送给你。要是你愿意的话,还可以花钱买个多功能的。
因为所有人都能瞬移,而瞬移必须在对想要瞬移的地点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下进行。这个胶囊的存在差不多是个中转站/避难所。
这个胶囊将是绝对私密的,它会有一个特别的编号,可以由本人选择,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的编号——至少明面上这是被禁止的。
大部分人会在成年或者更早的时候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定居——当然,换地方也是可以的,没人在乎这个。(我的朋友说明天给我解释这个)
而去往任何地点之前都可以通过胶囊。
如果你是个疑心很重的人,通过胶囊走...

2017-07-10

和室友的一些脑洞

搬到学校的宿舍后开始和室友讨论一些奇怪的脑洞。现在发出来。
长期连载。
——————————————————————————————
假如说全世界所有人从出生开始就可以随便瞬移,这不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能力,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只要想象一个地方,就可以在那个地方出现。没有任何一种办法或是物质可以限制。
那这个世界会怎样呢

2017-07-09
1 / 9

© 脑袋进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