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age is set.
The curtain rises.
We are ready to begin.

和室友的脑洞——瞬移世界

2.这个地方
这个世界看起来挺奇怪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瞬移的。在他们看来,瞬移就和我们走路一样自然——或者坐起来或者爬行,走路也是一样需要学习的技能。
我很幸运能遇到这样一群人,这个聚居地更偏向于研究之类的,他们会研究任何在这个星球上发生的事情,向他们的友好部落(我是使用了部落这个词吗??)发布一些消息。据他们所说,不同的聚居地有不同的功能。有的专门负责制造,制造的可能还会分成一些更小的聚居地。根据我的指南针来看,制造者们大多定居在北方。
我的朋友/领路人向我介绍了他们的社会构成,这个世界没有国家,他们大多是联盟的概念,联盟则是由不同的部落构成的,这些部落则是肩负不同职责的人们的聚居地。
大部分联盟自给自足,在联盟里分工非常明确,从农业到生产业到加工业到研究院。
飞船携带的食物所剩无几,从今天起会提高摄入本地食品的比例。我的朋友今天给我做了一种他们叫做塔里又的食物,外表看起来很像芒果,但颜色是深红色带有白色的斑块,而且比芒果大了几乎一倍有余。吃起来有一种西红柿酱和酸黄瓜混合的味道,尝起来还不错。
我的朋友告诉我这种食物是附近的种植者们培育的。种植者——农民并不是能准确描述他们的词汇,他们往往擅长于种植任何植物,而非仅限于农作物。
种植者们的聚集地靠近制造者,在偏东一点的方向。但种植者们不像制造者一样只定居在北方。在联盟成立后,种植者们会在主要聚居地/部落附近定居,然后和附近的人进行交易。
今天晚些的时候,我的朋友告诉我在西方,非常西方的地方——西方是我推测的,这里的人大多并无地理常识——住着流浪者。流浪者大多是要么犯了特别的的错误被联盟驱逐或者生活到了无比绝望的地步,才会选择成为流浪者。
根据飞行器坠落前的勘测,这个大陆是一个长方形的,看起来有点像澳洲的形状,但是更扁平一些。我很想问我的朋友有关其他大陆的情况,但之前我提起的时候,他显得并不很高兴。我的朋友含糊的告诉我还有三个大陆。
天快要黑了,我注意到这里的天黑的非常快,但白天也非常漫长。我的手表自从掉进花里——是的,一朵花——之后就不太能正常运行了,经常向前走几个小时再飞快的倒退一整天。
也许明天我可以请求我的朋友找人帮我把手表修好。
——2017.7.11/3085.10.6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脑袋进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