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age is set.
The curtain rises.
We are ready to begin.

和室友的脑洞

3.我的朋友以及这个地方
我还没怎么谈过我的朋友。整体上来说,我觉得他是个友好的人。在我对来到这个世界感到担惊受怕之时,他愿意帮助我,安慰我。我实在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但另一方面,我也感到一丝不安。我视我的朋友为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的领路人,但我的朋友也许并非如此想。我对这种想法感到无比的羞愧,我的朋友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我,当时我想:“啊,这位好先生,慷慨友善帮助我。我定要感谢感激他才是。”
我的朋友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在他们的语言里意思是一颗星星的名字。剩下的部分我的朋友还无法用我的语言表达。他很聪明,我对他们语言的学习速度明显比不上他们学习我的语言的速度。
如果一定要给我的朋友一个称呼,我只能选择他名字的一部分——罗尕尔‘Rogar’,我的朋友也接受了这个名字。
罗尕尔在这个聚居地拥有一定的威望,但并不属于领导阶层。平常也不见他像其他人那样进行研究。我猜测罗尕尔的研究方向很可能就是我。而这个猜测并不使我感到特别愉快。
今天下了整整一天的雨,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里第一次下雨。这个世界的雨看起来不太一样。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积水多了之后就可以看出是深灰色的。
很不幸,飞船上即使有采集仪器,也没有分析的器材。
我本想尝试采集一些样品,但是罗尕尔阻止了我。他告诉我这些“雨”——在他们的语言里叫做‘Okaraf’——对人类身体是有害的,对他们来说也不太健康。
因为无法出门,我开始尝试修理手表——我的意思是说尝试把整个手表拆开后发呆。
午餐是一片叶子(很大一片),叫做贝加尔‘Begal’,味道很像培根,口感却像生菜。
晚餐还是塔里又‘Tariyo’,但和上次吃的不太一样,这种塔里又是深红色带有黑色的斑点,和上次的塔里又差不多大小。尝起来像西红柿和生蘑菇。有点奇怪。
——2017.7.16/3035.10.12

评论 ( 1 )
热度 ( 3 )

© 脑袋进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