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age is set.
The curtain rises.
We are ready to begin.

和室友的脑洞

10.
不知道是治疗仪还是Okaraf的效应,几个月以来我一直断断续续的有意识,大部分时候我都是躺在治疗仪里,彻托里——罗尕尔的一个朋友——会每天来看看我,在我的治疗仪外面鼓捣一些电路之类的玩意。Thunder也会偶尔过来拜访,但大部分时候都待不久——她还有自己的研究要做。
赛格佛在我醒来几天之后来进行了拜访,当然,带着蒸汽机。显然即使没有我的帮助他也成功的制造出了蒸汽机模型。
但在讨论蒸汽机能源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难题。因为在这个星球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用煤炭做为能源,也没有人进行过开采。只有彻托里提到好似曾在一本游记上听过有到达另一个大陆的人提起过类似的东西。

2017.12.30/2035.12.44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彻托里
怎么弄链接啊…
话说还有人记得这文叫瞬移世界吗……
等等
有人看吗……

评论

© 脑袋进水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