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age is set.
The curtain rises.
We are ready to begin.

【盾冬】一封信

我不拥有他们
暂时命名一封信因为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
跨越七十年来爱你?一封来自过去的信?
坦白讲,这篇文的灵感来自其他文,但是因为我只是看了梗概和名字?还没正式开始读,所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情节重合。(顺便吹爆这篇文,链接放在文末)
————————————————————————————
今天是二十一世纪,史蒂夫收到了一封信。
---
史蒂夫早上醒来后冲了个澡,然后晨练,长跑结束后回到家中。热了牛奶,煎蛋和培根。
和任何早上没有不同,在开始早餐之前,史蒂夫抽空去拿了信件和报纸。
今天还收到了包裹?
史蒂夫仔细读了标签,发现包裹来自神盾局的某位特工。
将耳朵贴在包裹上仔细听了一阵,确定包裹安全。史蒂夫先将包裹和其他信件一起放在了餐桌上。
一边翻过报纸,一边吃掉最后一个煎蛋。
史蒂夫把盘子堆到了水池里,选择先拆开几封一看就是广告或者诈骗的信件,草草看了几眼后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接下来是来自神盾局的一些文件,他将需要签名和阅读的放到一边,其他的在看过后收到了文件夹里。
还有一封来自娜塔莎和克林特的明信片,他们现在应该到了罗马附近的小镇,克林特还在背面画了一个笑脸。史蒂夫从一个业余画家的角度看,这个笑脸画的非常扭曲。
最后是一封并未署名的信,史蒂夫决定先拆开包裹。
包裹里面是一个并不算厚的盒子和一张卡片,包裹不算大,用的纸张是随处可见的牛皮纸。
史蒂夫拿起了卡片:“亲爱的美国队长,我们最近发现了这份信,我们相信即使迟到了这么多年,这份信件也应该寄到您的手中。——一位忠实粉丝”
放下卡片,盒子也毫无特殊之处,史蒂夫小心翼翼的拆开盒子上的丝带,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封信。
一封很旧的信,信封的颜色发黄,没有封口,上面的折痕显示这封信曾被折叠放在某处,上面甚至还有血迹,颜色发暗,但史蒂夫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信封上没有任何字,署名的地方应该有字迹,但这封上只有一滴墨水,好像是谁犹豫不决了太久让墨水滴了下来。
史蒂夫心跳开始加速,他想他知道这封信是给谁的了。
轻轻的抽出信纸,信纸也一样经过了多年的氧化,角落里甚至有一点发了霉,字迹略微模糊不清,但他认出来,这是巴基的信。
这是一封来自过去的信件。一封从未寄出,他从未收到的信。
开头就是
To Steve:                                                                          
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史蒂夫觉得自己有权利看过这些信,毕竟是写给自己的,即使巴基还没有来得及寄出(也许他没想着寄出来,既然他都没有写名字)。
“天啊我真的想念你,想念布鲁克林,想念苹果派。”
史蒂夫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能想象出来巴基趴在床上,就着一点灯光,鼓着脸颊想了半天写出这么一句话。巴基从来不喜欢写信,他更喜欢面对面亲切的交流。
“最主要还是想念你,这太糟了,主要是食物和湿袜子,我发誓再吃一个发霉的土豆我就要”这段被狠狠的划掉了,史蒂夫大概能猜到那是什么。至少大致包含了打断某某的肋骨或者崩了纳粹老家之类的。
接下来的一段墨水的颜色变了,好像是他又找了一只钢笔。史蒂夫知道在战时这是常有的事,也许是突然的敌袭,紧急集合,或者是随便什么事都能打断战士难得的短暂休息。
“刚才有紧急集合,”史蒂夫知道自己猜对了“我又丢掉了一只钢笔,他们都去看那什么美国队长了,要我说他们是去看那些姑娘的。”史蒂夫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但巴基从未提过这封信,也没提过去看美国队长的表演。史蒂夫又忍不住去想,若是巴基看到自己在舞台上沦为政治家的木偶会怎么想。至少他们可以早点见面了,巴基也许就不会被九头蛇俘虏。但这一切毕竟只是也许。
“食物和湿袜子也不是最糟的,糟糕的是这场战争。老天啊我可不能把这封信寄出去,这太不对劲了。你就那么看着他们倒下去,但是你什么都不能做,天杀的纳粹。史蒂夫我多么高兴不用来这里,我应该照顾你的,天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记得生炉子。”
“对,那些纳粹佬,他们让那些孩子当士兵,我放走了一个,他甚至不会开枪,但这没有用,早晚在某个地方还会有另一个人打死他。那些开枪的就更可怕了,他们还是孩子,但已经会杀人了。该死的纳粹佬。”
“最糟糕的不是这些,是你自己,在战场越久,我就越脱离人性。我可以就着手上的鲜血和别人开玩笑抽烟。你现在一定认不出我了。”史蒂夫只希望自己能回到巴基身边,抱住他,告诉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会认出来。
“该死的为什么你不给我写信?我想你想的要疯了,”这段字迹比其他更模糊一些,史蒂夫大胆的猜测是不是巴基哭了。
“你个混蛋,现在你有全纽约的漂亮姑娘了,”接下来又是一段被划掉的字迹。史蒂夫猜不出来。
“Steve"巴基用那种他特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我快被这场战争淹没了“
”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和你说这一切,我不该有这些感情。我会死在战场上的“
史蒂夫哽住了,他记忆里的巴基从没有表露过这一切,他总是那么活跃,是自己背后最稳定的支柱。如果世人称赞美国队长,那这些称赞至少一半应该献给巴基。
“Steve,I'm lost"
巴基继续写着:
”我不再关心这些了,我不再关心我是不是还能活下去,不关心这场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不关心今天吃什么,不关心说什么笑话,不关心这场战争是为了什么“
”Steve, I just don't care a damn thing anymore"
"I know there is something wrong, this ain't right."
"这不对,再这样下去我会死在战场上。”
巴基停在这里,在下面一点继续写道,
“即使我还活着,也和死了无异了。Cause inside I don't feel anything anymore. Inside I'm already dead."
(标注:此处灵感来自SPN)
“老天啊,我可不能把这封信寄给你”史蒂夫有一点脸红,他也许不该看这封信的,但还是接着看了下去。“我爱你——“这句话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划痕,史蒂夫忍不住伸出手摸了一下那条墨水留下的痕迹。想象着年轻的巴基巴恩斯写下这句话时吓到了自己的模样,战时他们从来没来得及对彼此表露爱意。
“好吧,我爱你,我确实爱你,不然为什么我要照顾你这个固执的混蛋?You jerk.”
下面的字句大多模糊不清,字迹潦草,好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着写的,史蒂夫花了很长时间才辨认出来。
“Steve,我被抓住了。这是个陷阱,我应该早点看出来的,我应该早点提醒他们的。现在太晚了。该死的,他们做人体实验,如果我活着出去了就先揍那个混蛋一顿再狠狠的吻你,认真的。如果我活着出去的话——“
他隔了一行,在下面接着写道,笔锋稍微平和了一些“如果我活着出去的话,我会告诉你的,我爱你。Steve,我不管这意味着什么,也许你会生我气的,你会吗Steve?”史蒂夫想到,punk,你从来没告诉我,胆小鬼,你该告诉我的。他接着读下去“Jimmy没有活着出来,他们像丢垃圾一样把他拖走了,我看见了,这糟透了,史蒂夫,也许下一个就是我,也许我没有机会告诉你了。”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Love, Bucky”
史蒂夫翻开另一张纸,也是一封未寄出的信。
“To Steve:”
“这简直蠢透了,写一份不会寄出的信。也许如果我不幸战死这封信会寄到你手上。如果你敢生气或者嫌弃我就从坟墓里爬起来掐死你小混蛋。“
“该死的我忘了我现在打不过你了。我说过别做蠢事了,史蒂夫,而你转头就把自己送上了手术台?这东西可能很危险,我真的庆幸你一切都好,这比以前好多了。好太多了。“史蒂夫不记得多少次自己面临死亡的风险,仅仅是因为一场在普通人身上无关紧要的小凤寒。
巴基开始了下一段。“佩吉是个好姑娘,如果我没有不幸战死,我肯定是你的伴郎,说不定我也能找一位Mrs. Barnes来一个双人婚礼。“史蒂夫微笑着,佩吉是个好姑娘,她值得比自己更好的人。”算了这也许太奇怪些,双人约会到双人婚礼?人们会说闲话的。“
“你和她看起来很般配,如果我不能当你的伴郎,至少你还可以问问史塔克,或者队里的人,他们应该都挺乐意的。“但我只想要你,史蒂夫抓紧了手里的信纸。我只想要你。
“我想象不出来你要怎么和她跳舞,血清也没能让你跳的更好,我尽力了。“
“我得认真点,这也许是我最后留下的东西了。如果我去世,史蒂夫,我希望你能帮我转递我寄给父母的信件,帮我照顾好他们。还有,我在布鲁克林的屋子里留下的一切都由你决定归属。“
“还有,我爱你。我必须说出来。最后一场战役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的身子不太灵活了,也许是人体实验遗留的问题。但我怎么能后退?如果我留在后方,谁看着你的后背,天啊这太可怕了,史蒂夫,如果不幸发生了,答应我小心些。“
“这封信可以留给历史来决定了,但我是先来的那个,I loved you first.”
(是的,我没看过那篇文,准确来讲还没来的及看,被安利是因为另一位太太给这篇文剪得视频,链接也放在文末。里面有一句话是I loved you first. 我文笔不好写不出那种美感,但是看视频的时候真的被感动了。本来想尽量避免,但是真的忍不住写这句话。)
“Yours truly,
  Bucky Barnes.”
史蒂夫伸出手指抚摸着那几个字,仿佛想回到七十年前结结实实的吻回去那个巴基巴恩斯。但这毕竟是过去了。他放下信,回头抱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过来的巴基,比起过去,他现在只想吻上现在面前这个。

https://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155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h0yyYErDrM&list=PLXJ92PtvPvrbvqkN3fT4cRUx0GG1P8BJ2

评论 ( 3 )
热度 ( 39 )

© 脑袋进水了 | Powered by LOFTER